我们使用 Cookie 和类似技术为您提供更好的体验、提高性能、分析流量,并能个性化内容和广告。点击隐私政策Cookie政策了解更多信息以及如何使用 Cookie。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

不再提示
温馨提示
确定
10分钟阅读

额济纳,胡杨的故事

2019-12-12

以前没有读到过描写胡杨的诗,自立更生一首:

 

雁南去

秋草黄

我像一匹胡马

挣脱了丝缰

我穿越无尽的荒凉

驰骋在塞外的胡天秋霜

 

一路的仆仆风尘

一望无际的戈壁茫茫

我不停止的脚步

只为见到你

这雄浑大漠中

千年不死的胡杨

 

人们传说

这里曾是匈奴人的天堂

那时水草丰美

成群的驼羊

 

人们传说

骠骑将军曾在居延饮马

屡建奇功

血战在沙场

 

梦中的金戈铁马

诗中的大漠孤烟

岁月尘封早已成过往

只留下漫漫黄沙

和这屹立千年的胡杨

 

我曾经无数次

想象你的模样

金色的铠甲

在烈日下熠熠闪亮

 

你是生命的传奇

你是铁一样的脊梁

你是这茫茫荒漠

遗世独立的华裳

 

倒下的身躯

如英雄战死沙场

于寂静之中

带给我震撼灵魂的力量

 

秋风瑟瑟

我听见你在风中轻轻吟唱

似胡茄声声

如怨如慕在耳旁

呼卫青、嫖姚

唤龙城飞将

何妨驼背载酒

狂歌痛饮

醉一场这大漠胡杨

醉一生这塞外风光

 

好友佳佳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那天她用微信传了张照片给我,是她刚完成的水彩画作品:天高云淡,两峰骆驼走向金黄色的胡杨林。我在微信中问她:“你也去过胡杨林?” 佳佳回了一个笑脸:“去过,不过是跟着你的照片去的。那些照片给了我创作的欲望。”隔了一会儿,她问:“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来着?”

 

“额济纳……”,三个字尚在舌尖,我的眼前已是一片醉人的金黄,旅行中那些记忆的碎片,忽然如纷纷落叶,在脑海中盘旋飞舞……

第1日(10月7日):北京-乌海-额济纳旗

我是10月7日从北京出发的,只想避开国庆假期的汹涌人潮,1-7日的额济纳,人比树多。

 

飞机抵达内蒙乌海抵达机场,与朋友冬冬胜利会师。我们在乌海稍作休整,驱车直奔额济纳旗。

 

辽阔的荒原无边无际,时有羊群、驼群闯入视线。隔着窗,用手机拍着飞逝的风景,回忆起当年一个人的新疆之旅,情与貌,略相似。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有人喜欢江南水乡的温婉,而我是一匹彻头彻尾的胡马,仿佛只有冽冽寒风,高山大川,草原大漠,才能唤醒我内心深处的渴望,让我有一种自由驰骋的快感和冲动。

 

在这里,天地似乎没有尽头。你总有一种感觉,翻过这片戈壁就到了,但戈壁之后还是戈壁,苍凉之后还是苍凉。于是,你终于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心中就两个字“开车!”就这样开着,开着,寂寞的公路,终于迎来落日的余晖。夜凉如水。冬冬已然鼻息如雷,我还在辗转反侧:胡杨的叶子都黄了吗?

第2日(10月8日): 胡杨林 - 黑水城 - 怪树林

清晨的太阳,将柔美的光线洒向大漠,像一只温暖的手臂,将夜的面纱轻轻撩开去,让秋日的油画呈现在我们眼前。你很难相信,在这茫茫荒漠中会深藏着如此绚烂的生命!站在瞭望塔上向下望去,胡杨林仿佛是金色的海浪,在视野里向远方蔓延,直至天的尽头。

 

我最喜欢秋天,喜欢那种山明水净、秋水长天的感觉,喜欢秋天缤纷的色彩。在帝都,西山的红叶,钓鱼台的银杏,配上瓦蓝瓦蓝的天空和明媚的阳光,那是真正的“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 的大气象。而额济纳,与我之前所见过的所有秋色不同,他是一种原始的美,一种野性的美,一种雄浑的美,一种大丈夫威武不屈的美。在这大西北的不毛之地,屹立千年,笑傲风刀霜剑。

 

胡杨林公园总共有八部分组成——一道桥到八道桥,其中二道桥和四道桥的景色最美,八道桥那边就到沙漠了。我们买的是三日票,可以在三天内无限次进入任意景区。胡杨的最佳观赏期也就是10月1-15日这十来天的时间。这期间不仅仅门票,住宿、用餐,什么都贵。乡亲们都磨了一年的刀了,来之前就已有“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准备,索性求个痛快!

 

虽然错过了假日高峰,但游客依然不少,好在这时候已经是树比人多了,总能找到没人的地方,也总有意想不到的风景带给我们惊喜。中午我们在镇上吃了点东西,又买了两个哈密瓜。这地方菜少,全靠哈密瓜补充维生素了。瓜很甜,也很便宜,2块钱一个。回宾馆睡了个踏踏实实的午觉,然后去黑水城和怪树林。

 

黑水城遗址位于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东南约35公里处,位于林河东岸荒漠中。是现今已知唯一一座用党项人语言命名的城市。党项人叫黑水为"额济纳",黑水城就是额济纳城。

黑水城曾是西夏的边防要塞,“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曾六征西夏,最后一次就是率蒙古铁骑首先攻克黑水城并最终荡平中兴府,灭了近200年历史的西夏王朝。最早知道黑水城还是五六年前去银川的时候,在西夏王陵景区的博物馆看到很多黑水城出土的精美壁画,当然都是复制品,那时我以为真迹还在黑水城,所以一直很向往。可惜我并未在此见到朝思暮想的精美壁画,倒是听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传说:关于“黑将军”和宝藏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有位名叫哈日巴特尔(直译为黑英雄)的蒙古族将军,在此筑城镇守。久而久之,人们便称哈日巴特尔为黑将军,此城便称为黑城。由于哈日巴特尔骁勇善战,不但晋升为将军,并深得皇帝欢心,将自己的小女儿许配给黑将军做哈敦(译意夫人)。后来,黑将军羽翼渐丰,竟然觊觎皇权,企图一统天下。这一阴谋被公主得知,报告了父皇。皇帝在盛怒之下派数万大军进攻黑城,但久战不克,于是把黑城围困起来。得知久攻不破的消息后,皇帝请巫师卜卦,卦象说:“黑城地高河低,官军在城外打井无水,而城内军民却不见饥渴之象,必有暗道通水,如将水道堵截,则必胜无疑。”于是,皇帝又增派一万大军赴鄂木讷河上游,截断河水,并筑起大坝。不几日,城内人畜饥渴。黑将军令士兵在城内掘井,不能得水。万般无奈之下,决定突围。临行前,黑将军把80余车金银财宝投入深井,并将自己的妻小杀死,也埋入井中。又令士兵连夜凿通北部城墙,率城内尽数兵马冲出,杀出一条血路突围北上。

 

在黑城遗址西北角城墙上所开的那个可容骑驼者进出的洞口,相传就是当年黑将军突围的洞口;在城池内偏西北的那个大坑,就是埋藏全城财宝的那口深井;而被当地人称为“宝格德波日格”的那座高大沙岭,就是大军截水所筑的大坝。

 

黑水城藏宝的传说一代一代流传下来。后世不断有人试图发现这些珍宝,但不是无功而返就是神秘失踪。直到上世纪初,臭名昭著的沙俄上校、俄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科兹洛夫以科考的名义,带着全副武装的俄国军队,打着考察野生动物的旗号先后三次进入黑水城,终于找到了“珍宝”。只不过这些“珍宝”并非黄金白银,而是大量珍贵的文物,这些文物的价值,或许远远超过黑将军的那80余车宝藏。当然,我所仰慕的那些壁画,可能也在其中。

 

风吹起,黄沙荡荡,黑水城昔日的辉煌早已被岁月尘封,只留下残垣断壁和几座佛塔供后人凭吊。

 

怪树林就在黑水城外不远处,传说当年黑将军和他的勇士们出城后与围困的大军一场鏖战,血染沙场,终因寡不敌众,战死此处,身躯化作胡杨。这怪树林果然名副其实,成片的胡杨都是死去的胡杨,枝干形态各异,苍劲有力,仿佛依附着黑将军及其勇士们的灵魂,或威风凛凛,或桀骜不驯,或面目狰狞,在如血残阳中给人一种无限苍凉的悲壮之感。

 

只是这里真的是人比树多,而且又不允许进入林子里,所以窄窄的栈道上挤满了拿着长枪短炮的人群,把这一片怪树林围了个水泄不通。此情此景,倒真象是传说的现实版:游客们便是那皇帝的重重大军,十面埋伏将黑将军及其勇士们困死于此。

 

于是,我们没有过多停留,在日落之前赶到河东大桥。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际,也染红了河畔的胡杨,又把汽车和小木屋变成黑色的剪影,这是一天完美的谢幕。住这样一座小小的木屋,隐居在深秋的胡杨林中,不问世事,看落英缤纷,看每一次日出日落,直到西风带走最后一片落叶,美吗?

第3日(10月9日): 居延海 - 胡杨林

所谓的“海”,其实是个湖,对于来自帝都的我,理解其来so easy,因为姆们有“北海”。为了看这片大漠中的海子,记录下日出的壮丽景色,睡觉都没睡踏实,一会儿睁眼看看手表,一会儿起来检查相机的电池。好象自己就是当年在此屡破匈奴的骠骑将军,一副枕戈待旦的样子。

 

我们凌晨3:30就起床了,4:00驾车出发,4:50到达居延海景区大门。去居延海的路又窄又难走,如果出发晚了就会堵在路上,赶不上日出。

 

据说骠骑将军霍去病当年之所以是常胜将军,在于其用兵灵活,不拘泥于定式。我们也效仿了一下:没等景区开门走正门,而是用“穿墙术“。这是我第二次翻墙逃票,上一次是四年前在新疆的乌尔禾魔鬼城,也是为了拍日出。逃票确实是很龌龊的行径,内心也很鄙视。只是当时觉得如果等到景区开门,第一,拍日出在时间上不能保证;第二,要和千军万马抢占有利地形。所以也是无奈之举,在此自我检讨一下。

 

两个人在无边的旷野默默前行,万赖俱静,头顶是群星闪烁的美丽夜空。可惜我只认得那个最容易识别的猎户星座,腰带上的三颗星如此明亮。远处漆黑一片,走了约30分钟,能听得见轻轻拍岸的水声,让居延海的清晨显得愈发幽静。风吹过,空气中是湿润的水气,让脸上凉凉的。

 

终于走到居延海的岸边。月华如练,但见水波浩渺,荻花瑟瑟。我想此生永不会忘记在居延海拍日出的情景,在月光下走过漫了水的栈道,冒着列列寒风站在水坑里等待近两个小时。在这漫长的两小时里,我搜肠刮肚地想找要出一两句唐诗宋词形容当时的景色, 终于, “淅淅寒流涨浅沙,月明空渚遍芦花。” 就象那只忽然从芦花深处冒出的水鸟,飞掠过我的脑海。开始有车的声音和说话的声音,身边的人腿和三脚架的腿越来越多。水鸟也开始多起来,从三三两两,到成群结队地飞翔。

 

天际渐渐泛红,象酒醉后的脸。7:24分,太阳终于跃出水面。这一刻,所有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于是按动快门,记录下日出的壮丽景象。

 

大漠中有这样一片广阔的水域,真是超乎想象。此刻终于相信居延曾是匈奴人游牧的天堂,传说那个时候,这里水草肥美,驼羊成群。我想,无论是当年生活于此、精于骑射的匈奴人,还是在此饮马、誓灭匈奴的卫青、霍去病,都一定曾被如此恢宏壮丽的日出景色所倾倒。

 

资料上说,王维的千古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是在这里写下的,并称王维是唐代大诗人中唯一到过居延,并在居延呆过一段时间的人。但我在宁夏沙坡头也见过王维的雕像,说这两句诗是在那儿写下的,一边是腾格里沙漠,一边是黄河。看来,王维不仅是“天下文宗”,而且武功盖世,这乾坤大挪移的功夫决不在张无忌之下。

 

今天能在居延海看到日出,觉得很幸运。因为下午就刮起了大风,尘沙飞扬,我们在胡杨林没有拍太多时间就打道回府了。

第4日(10月10日):胡杨林

这是我们在额济纳的最后一天。 大漠狂风肆虐,一时间黄沙蔽日,胡杨林落叶飞坠。

 

我们趁桥头的管理员没注意,直接开车溜进了胡杨林景区,在八道桥之间信马由僵,停停走走。

景区里时尔看到骆驼的踪影,叮当叮当的驼铃声在胡杨林轻轻回荡。我喜欢骆驼,它们与胡杨一样有着坚韧不拔的性格,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交通工具。

 

额济纳所在的阿拉善盟是世界闻名的驼乡,也是中国骆驼最多的地区,据说占到世界骆驼总数的25%。

能把车开进来真是太好了,因为路上就有很多美丽的胡杨林,这是坐景区之间穿行的大巴所不能到达的地方。

 

在一处河边我们惊喜地发现了一个小村子,星星点点散落着几处胡杨人家。胡杨树枝筑起的篱笆,白色的蒙古包,只是门掩秋风,人影不见,但闻落叶萧萧。

这一天真是领教了沙尘暴的厉害,飞沙走石,人被五六级大风吹得灰头土脸,昏昏噩噩,好像给把九齿钉耙随时会变成猪八戒。

 

拍了不少落叶和树干的照片,胡杨的叶子是第一眼美女,而它的树干才是越看越有味道。甚至同一棵胡杨,你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会有不同的发现和感觉。这些树干苍劲有力,千姿百态,有的似龙腾,有的似虎跃,有的似鸟翔……,你可以尽情地去想象。

 

特别是那些死去的胡杨,依然很威武的样子,甚至象勇士一样傲然屹立,自有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力量。 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腐,这是胡杨的品格,生死皆有铮铮铁骨,所谓“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朔风吹过,黄沙掠过,听胡杨在风中轻轻吟唱,那声音似胡笳声声,如泣如诉,荡气回肠。

 

在胡杨林里发现了一段枯干,身形蜿蜒,有角有须,好似神龙。与其面前一段笔直的枯干相互呼应,仿佛是巨龙在日夜守护着那根“定海神针”。

 

晚上吃的麻哥砂锅,热乎乎的,驱走一天的寒冷与疲惫。

第5日(10月11日):额济纳-乌海-北京

踏上归途,风依然很大,隔着车窗呼呼作响。天终于放晴,瓦蓝瓦蓝的天空象被刚刚洗过一样, 干净、透亮。正遗憾前两天的沙尘天气,让胡杨的照片不够完美,路边居然象魔法一样的变出一小片胡杨林。

 

终于又可以拍蓝天下金黄的胡杨啦!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了我第一天完美的胡杨,却让我下午失去怪树林的落日;他给了我第二天的居延海日出,却在下午用风沙掩去了天空;第三天当我叹息于天空的灰暗,却又惊喜地发现那满地金黄的落叶。而现在,一片小树林满足我最后的失落与留恋。美总是令人遗憾的存有残缺,却又恰恰在残缺中体现了完美。再见,胡杨!愿世间每一个生命,都如你一般绚烂。

 

额济纳,于我而言,仿佛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听到一个精彩的开头,便再也放不下。

 

故事的开头是在媳妇的舅舅——一位老摄友的家里。那是几年前,我第一次见他。老先生很固执,现在仍然玩胶片机。当时,他拿出很多摄影作品给我看,其中一幅顷刻之间令我窒息,就象被一颗子弹打中胸膛:金色的胡杨之下,奔跑的驼群带起滚滚尘烟……

 

“太美了!这是哪里?!”

 

“额济纳……”

 

如今,老先生的这幅作品一直挂在我家客厅。我一直很想拍一张类似的照片,可惜此次没有拍到。

评论专区
0/200

相关文章